为何宋江怕鲁智深

  • A+
所属分类:青狐娱乐

为何宋江怕鲁智深-1

青娱乐吧小编老实说,就电视连续剧《水浒传》而言,无论新版还是老版,导演都别出心裁地添加或删减了一些东西,以至各人对水浒的人物理解越来越走样了。

而我本人也写过《另眼解读中国古典四大名著》一书,但我都是在尊重原著的基础上展开的。

该书,有一篇题为《李逵明明是以杀人为乐的恶魔,偏偏有这么多人喜欢》,是专论杀人魔王李逵的。

今天,还有一个读者责骂和狂喷我,说李逵什么时候打脱过卖唱女的头皮?说是我胡编乱造。

我不得不耐心告诉他,在第三十八回,《及时雨会神行太保,黑旋风斗浪里白跳》里,李逵和张顺在大江中恶斗后,被宋江、戴宗劝和,同上琵琶亭酒馆喝酒时,就有这一段。

该读者听了,愤愤不平,说,电视干嘛没演?!

我差点晕死。

原来,他从不看书,他的水浒知识都是从电视来的。

对这种人,有什么好说的?

那么,提出“武松和鲁智深公开反对招安,为何宋江只怕鲁智深一人?”这个问题的人,我也严重怀疑他没有看过书,问题的提出,多半是根据电视剧来的。

上面我说了,无论新版还是老版,电视剧导演都增减了一些东西。这些增减了的东西,在我看来,都是不好的。

以老版为例,我最最最最反感的就是增加了李逵撩妹那一段,燕青打擂那一集,李逵多次无话找话去撩方腊阵营的庞春霞。

要说,撩就撩吧?那些撩妹的话题生硬得不能再生硬,冷得不能再冷,让我鸡皮疙瘩掉一地。

光这一段,导演还嫌不够,后来在征方腊的环节,还做了呼应,做了呼应,了呼应,呼应,应……

就不能让人一次性恶心完,要分两次。

新版的情况相对要好一些。

但有些地方我也不能忍。

比如第七十三回,《黑旋风乔捉鬼,梁山泊双献头》,书中写,李逵闹东京后,和燕青回梁山,途经荆门镇一大庄院,听庄院太公说两日前,宋江和一个小后生各骑着一匹马来强抢他的女儿。

书中明确写宋江“和一个小后生各骑着一匹马来”,电视剧导演却改编成了是宋江和鲁智深来抢了他女儿。

于是后来就出现了真鲁智深杀假鲁智深的好戏。

不用说,没看过原著的人,就会过度解读这段剧情了,认为宋江和鲁智深在梁山的地位是并列的。

那么,宋江想招安,而鲁智深提出反对,宋江就很怕了。

其实根本不是这样。

武松和鲁智深,以及李逵等人公开反对招安的事儿发生在哪回书呢?

第七十一回,《忠义堂石碣受天文,梁山泊英雄排座次》

原文写,九月重阳节,宋江大摆筵席,和众兄弟同赏菊花,酣醉时,写了首《满江红》,让乐和当场高歌助兴。

该词最后一句是“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

武松最先发飚,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们的心!”

黑旋风跟着睁圆怪眼,大叫道:“招安,招安,招甚鸟安!”还一脚踢碎了桌子。

武松的发飚只停留在口头上,李逵却是动手动脚了。

所以,宋江置武松不问,让人斩了李逵的头。

不过,宋江酒醒后后悔了,称“他与我身上情分最重”,我却“险些儿坏了他性命。”

回头又教育武松说:“兄弟,你也是个晓事的人,我主张招安,要改邪归正,为国家臣子,如何便冷了众人的心?”

看着宋江已经酒醒,鲁智深因为武松义气深重,就替武松说话:“只今满朝文武,多是奸邪,蒙蔽圣聪,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杀怎得干净?招安不济事,便拜辞了,明日一个个各去寻趁罢。”

宋江于是转头教育鲁智深,说:“众弟兄听说:今皇上至圣至明,只被奸臣闭塞,暂时昏昧,有日云开见日,知我等替天行道,不扰良民,赦罪招安,同心报国,青史留名,有何不美!因此只愿早早招安,别无他意。”

书中的最后写:“众皆称谢不已”。

嗯,全过程就这样。

从哪儿看得出“宋江只怕鲁智深一人”了?

实际上,下一回,亦即是第七十二回,《柴进簪花入禁苑,李逵元夜闹东京》,宋江准备去东京找李师师向宋徽宗传达自己受招安的愿意时,就大大方方地安排四路人同去,他说:“我与柴进一路,史进与穆弘一路,鲁智深与武松一路,朱仝与刘唐一路。只此四路人去,其余尽数在家守寨。”

看到没有?

为受招安,不惜走李师师的枕头路线,而且还安排了鲁智深、武松同去,哪有“宋江只怕鲁智深一人”了?

再有,后来不是梁山泊全伙好汉都很乖顺地跟随宋江接受招安了吗?

真看不出这过程,宋江怕过山寨里的谁。

不要问为什么,因为作者就是这么写的。

也有网友不这么认为:

为何宋江只怕鲁智深一人

为何宋江只怕鲁智深一人

首先,鲁智深是三山系(二龙山、桃花山和白虎山)的精神和实际领袖,是梁山中第二大派系的代表人物。

当年谈古论金的好友无斋主人在《黑话水浒》中的《石碣受天文 黑帮内部平衡艺术》一篇曾经描写过宋江和鲁智深的微妙关系:

当初杨志提议二龙山向梁山寻求援助时,鲁智深第一次在正式场合表达对宋江的观感:

我只见今日也有人说宋三郎好,明日也有人说宋三郎好。可惜洒家不曾相会。众人说他的名字,聒的洒家耳朵也聋了。
这话也很微妙,隐含着对宋江深层的质疑。实际上代表了基于个性和精神魅力的领袖型人格人物对基于精妙算度和装大尾巴狼型领袖型人格人物本能上的不信任,反之,后者对前者自然也是忌惮防范的。

其次,再看反对招安各人的具体表现。梁山大聚义后的首个重阳节,宋江和弟兄们饮宴庆贺的席间,宋江让梁山好汉中文艺工作者乐和唱自己新作的《满江红》词,待唱到“望天王降诏早招安,心方足”,武松率先叫道:“今日也要招安,明日也要招安去,冷了弟兄们的心!”李逵马上接话:“招安,招安,招甚鸟安!”

而同样反对招安,鲁智深是这么说的:

只今满朝文武,俱是奸邪,蒙蔽圣聪,就比俺的直裰染做皂了,洗杀怎得干净。招安不济事!便拜辞了,明日一个个各去寻趁罢。
相比武松、李逵相对情绪化的反对,鲁智深的反对有理有据、振聋发聩(而且实际上后来事件的发展完全验证了他的说法),所以,宋江应对李逵的方式是大发雷霆“这黑厮怎敢如此无礼!左右与我推去,斩讫报来!”,应对武松的方式是温言相恤”兄弟,你也是个晓事的人,我主张招安,要改邪归正,为国家臣子,如何便冷了众人的心?“而对鲁智深,宋江根本没有正面回应,而是转而对大众说“众弟兄听说:今皇上至圣至明,只被奸臣闭塞,暂时昏昧,有日云开见日,知我等替天行道,不扰良民,赦罪招安,同心报国,青史留名,有何不美!因此只愿早早招安,别无他意。”

这是一种怎么样的语境和情态?打一个未必恰当的比喻,就是类似于两个竞选人面对公众各自提出了主张,竞选人A鲁智深的话把道理说得相当透彻,切中肯綮,既说到了要害,也打动了人心,而竞选人B宋公明的盘算多少有点上不了台盘,只能打温情牌,说自己”别无他意”,才因为大家顾忌他作为现任领导的地位和面子勉强扳回一局。

试问在这种情况下,宋江如何不怕鲁智深?!

另外,武松其实很早就提出过招安(在文本的角度甚至是《水浒传》描写的梁山好汉中的第一个),《水浒传》第三十二回中已经杀了张都监一家走上不归路的武松,告诉宋江,自己要去二龙山投奔鲁智深和杨志,然后表示:

天可怜见,异日不死,受了招安,那时却来寻访哥哥未迟。
宋江是这么回答的:

入伙之后,少戒酒性。如得朝廷招安,你便可撺掇鲁智深、杨志投降了。日后但是去边上,一刀一枪,博得个封妻荫子,久后青史上留一个好名,也不枉了为人一世。
此时的宋江武松两人不但兄弟感情甚笃,而且三观一致,甚至连具体怎么操作都有谈及,说是情同手足志同道合并不为过。

可是在重阳宴上,武松却成了第一个跳出来反对宋江招安主张的人,由此其实不难推断,在鲁智深和武松在二龙山相处的期间,鲁智深对武松产生了极大的影响,这样的影响力感染力和折服人心的能力和魅力,宋公明如果有心,不免细思恐极。

武松和宋江的渊源极深,细论起来可以追溯到当初两人同在柴进庄上之时,也因此虽然武松在三山系里排名位置在杨志之后,但被宋江提到了仅次于鲁智深的第十四位,这当然一方面是宋江怀柔笼络三山系,另一方面也是重用自己的兄弟来制衡鲁智深以及杨志。相比养了武松一年多的柴进,宋江可以说一见面就征服了武松将其收为兄弟,比起柴进确实是高明,但一段时间分别,武松在精神和三观层面受到鲁智深的感染和影响,和宋江已经迥然不同,鲁智深和宋江作为领袖型人物的人格魅力高下,在某种程度下已经判别出来。

鲁智深是上上人物,天生的领袖型人格是宋江不可及处(当然,这并不是说鲁智深是更合适的梁山领袖),另一方面,对宋江基于自己以往吏治实务操作掌握的技术流,军官出身的鲁智深其实也门清,遇到这样的下属,有几个老大不头痛。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