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丝锁青狐-第五章 琴瑟和-爱阅小说网

  • A+
所属分类:青狐娱乐

情丝锁青狐-第五章 琴瑟和-爱阅小说网-1

昨日一战,卓梦秋受了不轻的内伤,服了师门秘制的伤药之后又一连打坐三个时辰才算恢复了点元气,匆匆小睡一觉,又去安慰了一下老父,她正赶着去和吕正扬商量下一步的事情。

吕正扬住的院子离主宅不远,但因为花木掩映,显得相当僻静,卓梦秋静静地穿过一条林荫小路,树上的叶子越发稀疏了,本来萧瑟的秋风已无情的摇落了不知多少的叶子,而昨日那一战更比秋风更残酷,草木之间仍余留着斑斑血迹,虽经家人极力打扫,断枝残叶里仍然昭示着一种大屠杀之后的落寞。

水云庄的武士是极出色的,凭借娴熟的武艺和充分准备,全歼了昨日的五百名悍匪,不过那一百名武士中有六七十人送命了,余下的也负了不轻的伤,卓梦秋心想:“周老爷子也死了,柳老爷子一身武功也废了,性命保不保得信却难说,唐少侠……唉。”

卓梦秋回想昨日自己竟然击杀了范汉平,心里不免得意起来,然而她也疑惑自己在最后关头是如何使出那套“天痴地怨千情剑”来的,难道自己已经……

卓梦秋不敢再想下去,脸上也一片晕红,快步走了进来,转眼已到了吕正扬的门前。她怕吕正扬正在休息,没有敲门,轻轻推开房门,却发现吕正扬正端坐在桌前,敞着衣襟,胸口裹着一层纱布,神色间相当疲惫。

吕正扬身旁立着个白衣武士,看服饰正是水云庄的武士,看见卓梦秋进来,吕正扬挥手让那武士退了回去,又伸手拉了拉衣服,挡住裸露的胸口。

“外面的事已经安顿好了,徐师傅的伤大夫说不致命,徐师傅体魄强健,又当壮年,只消悉心调一年半载……”卓梦秋突然发现吕正扬一副心不在焉的样子:“吕大哥,你听到我在说什么了吗?”

“皮外伤,已上了药,过几日就没事了,内力耗损了一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吕正扬紧锁眉头,刚才我二哥司徒先生有信来,就在昨日闪电刀手下三大高手倾巢而出之际,我大哥封亦飞率雄狮堂精锐及江南豪杰大举进攻无双会,一场剧战之下已将无双会连根拔起,我二哥也率水云庄武士围剿地狱门,同样大获全胜,经此一役,闪电刀的势力算是被彻底铲除了。”

一听到这巨大的喜讯,卓梦秋一时间只觉得呼吸也停顿了,她惊喜忘形地抓住吕正扬的胳膊大力摇晃着,“真的吗?太好了,这是不是说不用再担心掉胆了,不用再打打杀杀了,不用……”

卓梦秋猛然惊觉自己的失态,讪讪的放了手,脸色微微泛红,吐吐舌头道:“我说的对不对啊?”

“你看我的表情就知道不对了,我只说闪电刀的势力被铲除了,可没说闪电刀本人也被铲除了。”

闪电刀连毙雄狮堂一十七名高手,更击伤了我大哥‘绝域狂狮’封亦飞,我封大哥一对‘化影戟’功力精深,名列‘江南四霸天’之首,武功尤在赵重生和范汉平之上,连他也败在闪电刀手中,可见闪电刀的武功确非一般。”

“照你这么说,只有你师父或我的两位师父能对付得了他了”。卓梦秋无力的坐在吕正扬旁边,纤手托着香腮。

“不错,他们三位是能对付‘闪电刀’,但远水不解近渴,‘闪电刀’目前就像一头负伤的孤狼,疯狂地图谋复仇,随时会杀上门来,二哥说他最恨我们,因此很有可能近几日就找上门来。”吕正扬看到卓梦秋一副受惊的模样,心中不忍,安慰道:“你放心,天下武学浩如烟海,其中有不少方法是可以对付‘闪电刀’的,如果他真的找上门来,我保证你平安就是。”

“真的?”卓梦秋脸上放射着兴奋的光彩,“你有办法?真的?不可能啊,你的武功应该对付不了他啊,可为什么你说你有办法?”卓梦秋侧着头苦苦思索了片刻,脸上神情渐渐由疑惑转而为恐惧,吃惊地望向吕正扬,后者脸上已收起了那种惯常的笑,一脸的严肃,眼中更凝着一抹浓重的悲哀。

“天下间尽多矢志复仇或决心行刺的人,这些人中又有很多功力不济,难以完成心愿,于是就有人苦心孤诣创出了一些短时间内提聚功力的方法,由于这些方法霸道阴狠,为正派人物所不齿,沦落为黑道邪功。偏巧我师父是拜过许多大魔头为师的,他是集魔功之大成者,他又曾决意报仇,格杀‘东海三仙’,他是下过大气力钻研这类武功的,相信我,我学的是这类武功中排名第一的‘泣血魔功’,听说过吗?它可以在十二个时辰中提高三倍功力,这样我就有十足的把握杀掉闪电刀的”

“十二个时辰提升三倍功力,十二个时辰之后呢?”卓梦秋霍地站起,“这类功夫无一例外要耗尽人的精血的,十二个时辰一过你就油尽灯枯了!你,你……”

卓梦秋圆睁了美丽的双眼,死死盯着吕正扬,吕正扬却很平静,“如果我不这样做,就连那十二个时辰也没有,闪电刀一到我们就只有死路一条,不单是我,还有你,你的家人。可是,我是不愿意你死的。”吕正扬犹豫片刻,还是说出了最后一句话。

卓梦秋本来一副气鼓鼓的模样,听了那最后一句话,整个人一下软了下来,缓缓坐回椅子上,过了片刻,她绯红着面孔轻声问:“刚才你说的是真心话吗?”

“我知道这番话你闷在心里很久了,只是不敢问我,好吧,今天我就一齐告诉你吧。”

吕正扬摸出一壶酒,饮了一口:“世人都以为我和楚希桐女侠是情侣,其时我们只是很好的朋友,楚大侠英年早逝,在世之日也忙于国事,除了传授武功外,实在是疏于对儿女的教诲,当然楚大侠言传身教本身就是一个极好的榜样,但可惜楚大侠死后,他的三个儿子一来觉得自己是名门之后,举止间傲慢无礼,二来觉得自己是‘天下第一侠’之后,事事循规蹈矩,日常行为竟比京师中为官为宦的人家还要讲究,又有一班江湖老朽事事监督,楚家的生活是极闷的,楚希桐年纪轻轻本就喜好玩闹,偏生性儿又和我相近,有些偏激任性,最看不得江湖中人有那种排资论辈的官场气,说起来我一见到有些人摆什么名门正派的谱儿,心中气就不打一处来,总要教训他们一番,我初入江湖之际,就为着这个性儿惹下不少乱子,我运气好,我师父疼我怜我,告诉我只要不违背民族大义,平常事可放手而为,希桐不比我幸运,三个兄长把她看得死死的,简直把她当作不下闺楼的千金小姐,希桐觉得三位兄长并没有继承先父遗志,又看不惯府内那一股官场气,竟偷溜出来,后来遇上了我,先打了一场,后来就成了好朋友,我们性儿本来就投和,她受了我的鼓励,也率性而为,她的三位兄长和那一班老朽又惊又怒,竟诬指我们不清不楚,大概他们以为不按他们那一套行事就不是正派中人,就什么坏事也做得出来了。

可怜希桐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么一盆脏水就泼了过来,而且躲无可躲,那帮人更在扬州瘦西湖大会群雄,要定我们的罪,我们一齐赶去,那帮人竟不容希桐置辩,希桐羞怒之下,拔剑自刎。”

卓梦秋听到这里,已是泪水涟涟,吕正扬还努力地用一种平静的声音叙说:“当时我心中悲愤已极,他们也不想放过我,于是大家一场砍杀,我杀尽了那一班人。”

吕正扬长叹了一声:“我师父和楚大侠交称莫逆,我是不该灭楚氏一门的,但一来我当时情难自已;二来我觉得他们三人无论精神武艺都算不得楚大侠真正的传人,所以……”

两人默然无语,相对良久,卓梦秋突然道:“其实一样米养百样人,江湖人也各有各的性格,你爱你的狂放,他爱他的资历,你又何必强求别人和你一样呢?一个人只要自己开心,又何必去管别人呢?”

吕正扬听后沉默片刻,猛地一拍桌子,慨叹道:“先前你说我心胸不广我还不信,但经你这一番话点醒,吕正扬真是愧为男儿,真是心胸不广啊!你说的对,只要自己无愧于心,又何必去管别人呢?”吕正扬虎目含泪:“可惜希桐没早遇见你,否则也就不用死了。”

吕正扬慢慢喝干杯中酒,淡然一笑:“不久之后我见到希桐一定将你这番话转告她。”

“赵重生已经可以窥破我武功中的破绽,并且可以击伤我了,‘闪电刀’的武功又不知比赵重生高明多少,我简直是毫无机会的。”

“天下任何一种武功都有破绽,纵使是我师父那样的奇才也无法消弥这种破绽,我们又能有什么办法呢?”

“你师父想不出还有我师祖呢!”卓梦秋猛然兴奋起来,“我师祖败于你师父之手,心中忿恨,又恐惧自己女儿日后受你师门中人欺侮,他是相信你师父不会以大欺小的,但不放心令师的传人,于是我师祖苦心孤诣创出了一套针对你这一派的武功的剑法,令师武功博大精深,原是不易破解,但我师祖多次见过令师出手,深谙令师功路数。他曾对我师父说危急关头只要施展这套剑法就不难从容身退,想来那‘闪电刀’的武功见识都不会强过我师祖,只要我逆运心法,从旁协助你,就不难弥补你武功中的破绽了。”

吕正扬越听越喜,到后来忍不住喜极狂笑:“如此说来事情还大有可为,我们也可与‘闪电刀’放手一战了,哈哈,想不到两位前辈一生对敌,后人却用他们的武功互相弥补,联手御敌,真令人不得不叹造化神奇啊。”

“这个倒不成问题,”卓梦秋俏脸微红,“我师父和师公闲来无事曾创出一套内功心法,十分易练,只要两人同使自然而然就能配合无间,那本是他们‘比翼仙侠’的游戏之作,叫做叫做……”

卓梦秋晕红了粉脸,支吾起来,吕正扬一时不解其意,追问道:“世上竟有如此神奇的内功,叫什么名字,快说啊?”

“比翼双fei琴瑟和”!卓梦秋猛一抬头,爆豆似地说了出来,说完粉面通红,立刻低下头来。

“少贫嘴了,快跟我练吧,”卓梦秋不愧是南京城闻名的泼辣小姐,转眼间已从容自若了。

“如果不灵就一起死呗,难道天下就只有你英雄,不怕死?难道你死了我还能……快练吧!”

余下的日子过得快乐而迅速,吕正扬整日和卓梦秋在一起用心练习刀剑合击之技,王仙舟和慕容秋创的这套内功很玄妙,两人共同施展之际,呼吸,步态会不知不觉的一致,两个人感觉好像合二为一,融为一体一样,进退趋避之间尤其密切,宛如一个四手四脚的人。

吕正扬的心态也出奇的平静。当初他决意用‘泣血魔功’格杀‘闪电刀’之际,心情也曾十分平静,但却远不能和目前相比,那时是一种直面死亡时的平静,现在是一种享受生活时的平静。不错,也许‘闪电刀’的武功出乎意料的高明,他们联手也不是人家的对手,但又有什么关系呢?他们真真切切的爱过,轰轰烈烈地战斗过,虽死而何憾呢?也许‘闪电刀’还要残杀他们的亲人,但人生自古终有一死,他们既然已经尽了力也就无愧于心了。

他看上去并非想像中的青面獠牙或是狰狞邪恶,他是个面目十分普通的四十多岁的中年人,然而脸上线条刚硬,眉梢嘴角流露一股煞气,尤其一双眼睛漆黑,镇定,如朗月寒星。

吕正扬并没有太多的惊讶,他左手挽着卓梦秋,右手端着一杯酒,“你终于来了。说实话我感谢你来得这么晚,我的伤已平复,又度过了平生最开心的一段日子,说起来真要感谢你呢!”

“我来得这么晚是因为我一直在考虑要不要来,”‘闪电刀’平静地说,“其实我本人并没有损失什么,我本人完整无伤,一身功力不曾耗损半分,我还秘密藏有数不清的金银,我的名字仍然具有无比的震撼力,我的一句话仍有无穷的效力,你们虽然灭了无双会和地狱门,但我近年来闭门钻研武功,无双会和地狱门对我而言其实已是身外之物,总而言之,这一场大战对我个人而言,实在没有损失什么。”

‘闪电刀’负手而立,仰望天边明月:“然而我还是来了,一来我素闻吕少侠行事豪放,颇有乃师之风,二来我也想见识一下杀死赵重生和范汉平的大高手的武功,我们学武之人一生的心愿不就是能和真正的高手一战吗?”

“果然快人快语!‘闪电刀’,吕某敬你是条好汉,若非你杀戮太重,吕某真要交你这个朋友。”

“得‘青狐’金口一赞,不胜荣幸,但吕兄你当年游戏江湖杀的人难道少了?江湖人自有江湖人的野性,吕兄不要过分强求别人。”

“不过我们高手比武总要有点气氛才好,这样才不shi身份,过半个时辰月至中天,我们再一决生死,如何?”

“原来‘闪电刀’竟是风雅人,”吕正扬一笑,“月色正明,不如先喝几杯酒。”

花间月下,三人对饮,畅谈快意恩仇事。杯酒之间,笑语之际,竟是豪气相投,意兴飞扬。

须臾,月至中天,‘闪电刀’掷杯于地,翻手之际,手中已多了一把尺许长的短刀,以吕正扬眼光之利竟看不出‘闪电刀’是如何拔刀的。

‘闪电刀’不愧闪电之名,身捷如电,气势如雷,吕正扬只觉得四面八方都是‘闪电刀’的影子,但吕正扬自己的武功也大是不凡,更有卓梦秋一柄“情丝剑”真如一缕情丝,掩尽他身上破绽,‘闪电刀’虽身法如电,目光如鹰,一时也难以取胜,三人游走于花间月下,清冷的银辉下,‘闪电刀’恍惚似鬼,吕正扬纵跃如狐,卓梦秋飘摇赛蝶,三条人影此起彼伏,恍若仙人舞剑。

然而‘闪电刀’的武功毕竟胜过他们许多,吕正扬看出要取胜就只有靠“灭世三刀”了。

“将军怒!”,吕正扬暴喝一声,手中“绛雪凝”挟雷霆万钧之势而出,卓梦秋紧随而上,“情丝剑”巧妙地掩护了吕正扬的空门。

‘闪电刀’面上现出一丝惊惧,疾扑向吕正扬左侧——这一招的破绽所在,然而卓梦秋正拦在这里!

“当”,‘闪电刀’的强悍攻势击飞了卓梦秋,喷出的鲜血散落花间,‘闪电刀’也因卓梦秋的一挡没有完全接下这一招,背上中了一刀,但毕竟被他躲开了。

“地狱火!”吕正扬知道此时万万不能停,疾劈出“灭世三绝刀”最后一式!传说中天帝曾发大水消灭世间罪人,这一式“地狱火”也正是这种含义,佛祖固有讲经的本领,也有伏魔的法力。

排山倒海的刀光涌向‘闪电刀’,闪电刀从吕正扬身上依稀看到司马纵横当年君临天下的影子,他也明白了司马纵横的武功到底是他比不了的,他逃不过这一招。

不过他还有机会,吕正扬这一招仍有破绽,卓梦秋已倒,无人护卫这个破绽了,他虽逃不过这一招,但只要出手够快,同归于尽不是没有希望的。

看着‘闪电刀’冰冷的刀锋逼近,吕正扬心中倒是一片平静,他早做好了牺牲的准备,但卓梦秋却不甘心让吕正扬牺牲,她不知哪来的力量从后面疾扑向‘闪电刀’,长剑直指‘闪电刀’后心。

然而这是徒劳的,‘闪电刀’的动作比她快得太多,卓梦秋绝望地看到长剑始终差一寸刺不到‘闪电刀’,而情郎的生和死也就相差这一寸,短短一寸,咫尺天涯,短短一寸,阴阳永隔!她现在所用的‘比翼双fei琴瑟和’心法和心绪紧密相联,情郎命在顷刻,,卓梦秋心伤欲绝,瞬间功力暴增,一股强悍的内劲传到手上,卓梦秋惊骇之际,这股内劲竟将“情丝剑”震碎了!

然而,就在“情丝剑”折断的那一刹那,剑柄中闪出一缕极细的银光瞬间没入‘闪电刀’体内。

“情丝!”“司命星君”为女儿预留的最后一招,当敌人强大,“情丝剑”折之时,一缕由五金精英所铸的极细的银丝就会激射而出——“情丝”!

吕正扬缓缓收刀,望着月光下卓梦秋苍白的脸,破碎的“情丝剑”,他嘴角不由浮现一个笑容:“‘闪电刀’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他英雄一世竟会毙命你的‘情丝’之下。”

avatar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